瑞士卷

完了,我最近可能要咸鱼。
不行,我得努力画画。
和写文。

【fgo】这届圣杯战争画风不对

脑洞产物,请不要在意细节
可能ooc,如有的话请提建议w


“Saber。”
“是,我在。”
“Saber。”
“是,御主?”
“Saber?”
“在。”
“Saber……”
“我在。您有什么事?”
“没事,叫着安心……”
“……请您不要闹了。”金发的英灵似乎扶了扶额,腰间剑鞘上的百合花熠熠闪光。
很漂亮。不对,应该说是美丽吧。
无论是眼前这个人还是她的剑鞘还是她的剑还是她的灵魂,都美丽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松山爱子朦胧地这样想,俯下头来看着属于自己——至少是目前属于自己的这个英灵。Saber。
好美——无论是否属于自己都如此美丽,因为属于自己而更加美丽。再一次在心里喟叹。
好想一直拥有她。虽然 saber性别不明,松山爱子还是一厢情愿地认为她是个女人。但那是不可能的。圣杯战争会结束,她不是被别人杀死,就是取得圣杯后了结掉这一切。Saber没有机会留在她身边。
不,不过……
“呐,saber。”松山爱子双手抱膝,脸贴在膝盖上望向saber,“你说拿到圣杯后许愿,我和 saber永远在一起怎样?”
Saber被惊得转过身来,湛蓝的眼睛直望进爱子心底。半晌才定定道:“无论您愿望如何……誓为您奉上最终的胜利。”唇角微微翘起。
“嗯,那我就放心了。”爱子笑道,将双腿放了下来,“已经黎明了。”
“是,看来caster是不准备出现了。”Saber答道。
“收工?”爱子问。
对陌生的词语反映了一瞬,saber露出了微笑回应:“收工。”将剑插入鞘里:“这一晚辛苦您了。”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