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卷

完了,我最近可能要咸鱼。
不行,我得努力画画。
和写文。

完全意识流

虽说是刀剑乱舞,但审神者的戏份特别多
很多不知对不对的思考w
看得开心就好w




飞鸟落很羡慕一些人。
羡慕的范围包括他的整个社交圈。也就是说,没几个人,但他还羡慕他认识的几乎所有人。
虽然他可以满不在乎、我行我素,但羡慕这种情绪是再怎么我自轻盈我自香也不会消除的。因为欣赏别人身上自己没有的某一点,而产生了羡慕的情绪——飞鸟妈妈这么说。那么,羡慕就不是坏的感情,只要发展不成嫉妒;而飞鸟落是绝不会嫉妒别人的。
因此,飞鸟落对这种现状还挺满意。
羡慕说明自己还活着,还活着就不可能所有事情都高人一筹,所以会羡慕。逻辑完成。

今天也是个大好天气,天空蓝得比水晶透亮,云彩是包裹着珍宝的棉絮。飞鸟落记起曾和歌仙兼定坐在本丸廊下看着天空比谁能整出最多最贴切最新奇的比喻,那次大赛最后吸引了大半个本丸,大家以两个沉迷比喻无法自拔的人为圆心围了好几个同心圆,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最后?最后比赛发展到了不可控的情况,各种神奇的词语如新年的豆子般噼里啪啦四处乱溅,还有拿着擀面杖差点干起架来的。没奈何飞鸟落调动灵力让本丸上空下起了瓢泼大雨,这件开端神奇、发展神奇、结局仓促的事情才算告一段落。只不过那天的午饭已经成了晚饭了,最后还加了顿夜宵。
那会儿可真是很开心。所有人都在一起大声说笑打闹,完全不分刀派或历史。飞鸟落深深觉得这才是他想要的生活。完全随性,一呼而起,一呼而散。漂亮,痛快。
比在家里的时候好多了。飞鸟家就是个个都太有个性,吃个饭人就没全齐过,不大一座房子五个人,一天碰不上几次面。飞鸟落不喜欢,他喜欢清净更喜欢热闹,尤其是和他同频率的热闹,于是他天天往外跑。由此认识了几个有趣的怪人,其中有的还是他日后的同事,比如天天哨子不离嘴的的唐泽赤栖。
咳咳,扯远了。
现在飞鸟落站在手合室的纸门后,看着里面二队队长和队副的演练。宗三左文字飘逸的长发总是有很高的辨识度,像一树梭梭作响的红柳叶。压切长谷部耐心地招架着队长的攻击,直到对方一个破绽迅速反扑,最终挑飞了了宗三左文字的刀,将木刀刀尖指在对方颈间。
手合室里响起叫好声。飞鸟落看得兴奋,正想跳进去大吼一声“谁想和我来一把”,突然被相隔几院落传来的晚饭铃给吓了一跳,只得兴致缺缺地招呼手合室里的付丧神们去吃饭。长谷部和宗三出来时他鼓励了几句,拉着他们绕了个远,理由是刚剧烈运动完不能马上吃饭。

天色有点灰暗了。本丸没有四季变化,每天天黑的时间都分秒不差,除非飞鸟落额外注入一点灵力,把天气给设定成另外一个样子。
这种状况有点神妙,至少是对飞鸟落来说。刚就任的时候他感到自己是在同一天循环,这让对于意义苦手他感到害怕,而他从不掩饰自己的恐惧。于是他去找了唐泽赤栖。
当时唐泽赤栖只是眯了眯眼,咔嚓一剪刀剪掉了落一绺头发后被人一百米内追上痛扁一顿。几个月后唐泽赤栖主动跑来了飞鸟落的本丸,向他指出那绺头发长长了几厘米。
这事到此就圆满解决了。飞鸟落从此不再担心自己会变成唐泽赤栖那样,外貌青春心里沧桑的老头——唐泽赤栖一直强调自己还是青春美少年,但在飞鸟落看来记忆等同于生命,那么有几百岁的记忆就该是几百岁——吧。
生命到底是什么呢?
飞鸟落不太喜欢闲着,因为闲着他就会不由自主地思考一些看起来很高深很神经病的东西,并且这种思考是上瘾的。
正如同他不喜欢看到一本小说有结局一样。不管呈现出来的是怎样的结局,故事都不可能就此结束。最美丽的永远是未完待续,永远是未知,进行式才是世界的常态。所以,思考不出来的问题飞鸟落越是要思考。未完待续意味着生命,他需要一些不会结束的东西。
时间是流逝的。没有什么可以永恒。即使是记忆,也会在漫长的光阴中磨灭殆尽。
可是,如果一个人活着,他就是活着,至少会有一个人记得他。不管他是不是拥有记忆,哪怕他会在零点一秒内忘掉所有事情,不可否认的是他仍然活着。
但是,这个人每零点一秒就会刷新一次。上一秒的人不是这一秒的人。也就是说,在这个人身上,不断有人死去,也不断有人新生。
那么——如果忘掉的只是部分的记忆呢?
是的,这么想来,每个人都是每一秒刷新一次的。没人能完全记住什么事。纵使印象再深,细节上的东西还是会渐渐模糊;好像人人都会记得毁了城镇的大洪水,多年以后却没人记得当年水淹到哪了一样。周围的环境在不断刷新,没有了当年的环境,记忆就像是没了水位线的水库。水还是会在。但没人能说出,比起当年,水深变了多少。

清脆而具有穿透力的铃声再次响了起来,猛地打断了飞鸟落的思绪。
再想想自己先前的想法,飞鸟落困惑地皱了皱眉头。
——好麻烦啊。
我思考这个是干什么呢?
啊。说起来,我这不就是刷新了嘛。
既然人都会刷新,那么改过自新在什么时候都不晚。
想到这里,飞鸟落站起来,面对着天空笑了。他十指交叉,猛地往前拓展出去,缓缓地嘘出一口长气。在已经织上黑色的天幕下,这样做使他感到痛快淋漓。
“你在干什么?”突然间熟悉的声音传来。
抬头一看,金发碧眼的近侍从花丛那边走了过来。“我找你半天了……大家都已经吃完饭了,你不去吗?”
“啊——啊啊,现在就去!”飞鸟落猛然发现自己还忘了这么个事,连忙拢拢头发向山姥切国广走去。
(tbc)

评论

热度(3)